笔下生花的小說 醫路坦途討論-第九十六章 沒時間了閲讀

醫路坦途
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
化工的燃烧或者烧伤,别人知道不知道,反正张凡是很清楚。当年他上初中的时候,有一次进厂区想去弄点零花钱!就是拿着厂子里的废铁卖了钱,然后再买厂子里生产的雪糕!也真的是只有接班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。
结果看到一铁桶的电石,差不多有半人高的铁桶。这玩意估计大城市的人都不太知道这玩意, 就是能产生乙炔气体的如同石头块一样的玩意。
张凡一瞅,高兴了,倒了一水桶的清水进了电石桶里面。
然后拿着火柴,不怕死的靠近去点燃。
火柴划了三四根都没划着,人不作死就不会死,就在这么一点时间里, 乙炔气已经弥漫到张凡身边和周围了。
当第五根火柴终于划着的时候,彭!扑面而来的大火啊, 直接就如同电视里那种大爆炸一样。张凡就JJ了,不要说头发了,就连身上穿的毛衣都变成卷毛了。
瞬间的大火让张凡如同非洲的土着一样,眉毛头发熏的如同茶叶蛋一样。回家还不敢给父母说,说了要挨打,然后直接硬生生的疼了一周,也是命大。
还有他老爹当年被化工原料烫伤,那个遭罪哟!
张凡一出手术室,老陈和王红已经在手术室门口待命了。
“院长,车就在楼下!”
“你们两人,留下一个在这里当协调员,帮着和老家联系。另外一个跟我走!”张凡一边说,一边快步的朝电梯跑。
“你留下,你是女的!”
“你留下,你是领导,而且你脱离临床都多少年了, 你去能干啥!”说这话, 王红快步的跟上了张凡, 然后站在张凡身边看着有点不甘心的老陈。
“行了, 你就留下吧,你联络起来也方便一点。”张凡对着老陈点了点头。
“你们注意安全啊,一定要注意安全啊。”老陈话都没说完,电梯关闭了。
楼下,警车、120已经待命了。
有些行业,国家性质和私人性质真的不一样,比如说铁路,比如说医院,还有比如说化工。国有的毛病很多,但在安全方面真的相对私人的来说强了很多。
比如说医疗检验行业,当年放开检验行业是为了减轻国有医院检查诟病的一个办法,很多人都说,尼玛排队检查要三天,看病问诊就三分钟。
最后这个行业开放了,医院检查仍旧要三天,但问题也出了很多很多。到底尼玛是人心黑了,还是……
说实话, 医疗教育养老, 这三个产业真不适合放开!瞅瞅某个医院的动员大会,手术室里面全是钱!尼玛这是人话吗?这把患者就没当人, 直接当羊当猪一样了。
很多行业,南方和北方差别特别大,早些年有个很大很大的领导说过这么一句话,南方的企业能这么快发展起来,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他们没有工人培训的负担。
当年很多南方的老板,发了第一笔财后,就提着一皮包一皮包的钱到西北到西南挖人买设备。当时挖人夸张到什么情况,张凡他老爹老娘的那个企业,虽然是做雪糕的,可早年间人家是玩蛋蛋的。结果三年时间挖的企业到尼玛快倒闭了。
比如南方的化工,有很多私人的很大也很先进,但在安全方面,绝对比国企化工有差距。
茶素的机场,直接是一架军机等待在机场里面,当欧阳他们进入机场,一个穿着皮衣皮帽子的空军就跑步到了欧阳面前,“请问是茶素医院的救援小组吗?”
“是!”
“请登机!”
茶素医院的一群医生,烧伤的、普外的、骨科的还有呼吸的,
急救的排着队小跑着跟着人家上了飞机。
飞机舱内很简陋,感觉就是临时用货机改装的客机。
魔都到石化城,也没多远,一路上几乎全是警车消防车还有120。
四面八方都好像响起了警笛声。
……
事故爆发的化工厂里,当张凡抵达的时候,已经有很多很多的伤员被转移了,“怎么还有人向里面冲?”
“还有伤员!张院,这里交给你了!”说完,张凡还没张嘴,一个全副武装消防员转身就进了火场。
沉闷声中,一个又一个的壮汉,面对着乌烟滚滚的火场冲了过去,人的本性就是趋利避害,说真心话,面对大火,一个月得有多少工资,才能让他们舍命进入啊!
末日边境·王者荣耀篇【重制版】
张凡刚转身,就听到爆炸声,彭!刚进入的一群消防员,如同洋娃娃一样,炸的飞起,刚刚就和张凡说话的那位不知道姓名的消防员,就在张凡的眼前飞起。
伴随着烟火,伴随着四散的火花,他就如同一颗流星一样划过。张凡的眼睛都裂开了,见惯了生死的张凡,这个时候心脏就如同被什么攥的紧紧的一样,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。
“快啊!”张凡转身拿起一个防护服头盔,就想冲进去。
我与魅魔姐姐
“张院,张院,你不能进去,我去!你不能进去,我去!”王红瞬间泪水都出来了,拉着张凡死活不让张凡进。
一位消防员一把夺过张凡的头盔!
“这里我们还没有死绝,等我们死绝了,你们再进!你们是医生对吧,快,先抢救其他的伤员。”
……
“张凡,茶素的张凡,谁是茶素的张凡?”
“我!我在这里。”
“张院,现场的医疗人员全部交给你指挥了,一定要全力以赴的救治!拜托了!”徽京的领导抓着张凡的胳膊。
“是!”
张凡说完,转身拿起扩音器,站在车头上面,“我是茶素张凡,我现在是这里的医疗总指挥,请各地医疗小组报道,请各地医疗小组报道。”
如果是以前,说个茶素张凡,谁知道你是茶叶蛋还是卤鸡蛋啊,但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茶素张凡就是一个招牌。
张凡扯着嗓子大声的呼喊着,王红死死的抱着张凡的双腿,深怕张凡摔下来,深怕张凡被二次爆炸伤害到。
“徽京医疗小组到位!”
“锡铁医疗小组到位!
徐市、常市、苏市、南市报道!”
一个一个按照市区甚至县区的医疗小组报道了过来。都不用上级安排,这个时候,一个顶级的医生就是一个灯塔。
一群群的医生护士被汇集到了张凡的身边。
张凡忍着回头的想看一看的欲望,咬着牙说道:“烧伤科的在右手集合,普外的在左手集合,急诊的在中间集合。”
说实话,伤情太严重,来之前的伤员说是200多人,而现在轻重伤员已经上千人了。
虽然散装省的医疗已经很不错了,但伤员太多了。而且又是化工类的烧伤,这种损伤,必须要专业性极强的医生才行,一般医生根本没用。
担架、点滴,一组一组的医生护士在火场边缘从消防人员手里接过了一个又一个。
医生不够,真的不够。
農家好女 歌雲唱雨
国家的医疗支援也是一二三批的来到了现场,虽然茶素离的最远,但因为军机的缘故,他们是第二批抵达的。
“张院,救救我的士兵们啊,一个小组,12人全部进去,全部抬了出来啊,一个都没有退缩啊,一个都没有啊!”
奄奄一息的求救声,看着抬出来的消防队长,张凡的眼前都模湖了。
明知道进去是死,但还是进去了,太尼玛傻了,真的,太尼玛傻了。
但这个世界总是要有人去当傻子,总是要有人去当逆行者的。
“李存厚,带人立刻开展手术,危重病区交给你了。”
“收到!”
……
“欧院,欧院,这里交给你了,有几个烫伤太严重,需要我去手术了。”
“打起精神来,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你儿女情长产生同情的时候,现在你就是这里的主心骨,你都没有信心了,其他人还怎么办!”
欧阳眼睛如同鹰一样的锐利,张凡这个时候已经双眼模湖了,张凡已经有一种无力感升起了,太严重,真的,经过多少次救援的他,这一次,他真的有一种无力感。
一个有一个如同碳棒一样的伤员被抬了出来,甚至伤员连一点点的呻吟都没有。他宁愿这个时候伤员们能大声的疼痛喊叫,宁愿这个时候患者们能跳起来骂医生。
但,没有!一个都没有,从火场里出来的伤员如同黑色木乃尹一样,静静的躺在担架上。
特别是前面还和张凡说话的消防队的队长,山一样的汉子,进去的时候背影宽广的如同一座大山!
而现在,甚至连牙齿都是黑色的,紧闭的双眼,烧焦的皮肤。
进入手术区域,张凡甩了甩脑袋,是啊,欧院说的对,现在没时间了,没机会产生自我感情了,现在这里有一点点的迟疑,有一点点的忽视,就是一条生命。
一台手术、两台手术、三台手术。
从早晨的十点开始,手术就没有停歇,累了在等待手术交换的过程中,稍微坐在地下休息一下,饿了,抓紧时间让护士喂两口葡萄糖。
不停的手术,不停的手术。
“张院休息一下吧!还有其他医生的!”王红扯着哭音,想让张凡休息一下。
“没时间了!没时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