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白領外傳 起點-84. 不少羊是自願入虎口的分享

白領外傳
小說推薦白領外傳白领外传
王欣刚睡醒,就听到手机的震动声,伸手摸到了手机,看到是麦穗的号码,赶紧接起来,“麦助理,这么早?”
“不早了,七点了,仝老板去锻炼了,我给他准备早餐呢!”
“保姆呢,怎么你自己动手?”
“哈哈,我不就是保姆吗?王欣,不开玩笑了,小凤她咋了,听说昨天和你一起喝酒了,大半夜里在电话里给我发酒疯?”
撿到一個星球
“不知道哇,我们结束的时候她好像好好的。怎么了,她说什么啦?”王欣回忆昨天夜里结束的时候好像他们是一起回来的,后来在小区里面分手的,好像没什么特别。
“肯定是把她灌醉的?是不是故意的?老实给我说?”
“麦助理,怎么可能呢?她说叫我陪她吃饭,我就来了,来了才知道她生日,不会是没买生物礼物还在生气吧?我确实预先不知道。”
“好了,他回来了,今天找时间哄哄她!”麦穗挂了电话,王欣心里就不爽,这不是平白无故告我状吗?我凭什么要去哄她?
王欣下楼去吃早餐,然后回到小区去开车,忽然他发现车不在停车场,心里就一阵着急,然后想了一下,自己也笑了,对呀,汽车还停在昨夜里那个饭店呢。穿过一个小巷,也就是百十来米,出去就看到了自己的汽车停在那里,旁边是一台蓝色的简易型宝马,王欣隐约记得应该是曲美凤的车,王欣就想,“难道她真的住在这里?”因为王欣昨天和曲美凤分手以后,感觉她好像是往大门口方向去了。
开车到了教授的楼下,看看上面,好像没有什么动静,王欣就给自己爹娘打了个电话,“家里没事儿吧?”
超級修煉系統
“都很好。你忙吧,要是有事我就给你电话。”
“好吧,我要是没啥应酬今晚回去吃饭。”王欣为了节约时间专门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简易公寓,也就是一室一厅一卫的那种,每个月多出八百块房租,可是每天可以节约不少时间。这样也值得,拿金钱换时间,再用时间去赚金钱。如今生意大了,应酬太多,他非常希望能够挤出时间回家陪陪爹娘,更重要的是娘做的饭菜更适合他的口味。
打完电话,打开笔记本电脑,开始工作,听到铃声,他才打开车门上楼听教授讲课。十一点放学,偶尔教授会推迟下课,可是王欣也不在乎,因为他每次赶回公司总是跟上吃饭。如今那个华丽丽搞了个内部供餐,到底是怎么操作的,王欣不是很清楚,但是他知道所有人都很满意,王欣自然也很放心。他也吃过几次华丽丽捣鼓的午餐,确实味道不错,并且一个月下来几乎不重样的,每个人十元钱的成本,随便吃,这样那些饭量大的男生就对这种改变不停地为华丽丽叫好。王欣知道,今天下午还要开会研究一个人事调整的问题,其中就包括华丽丽的工作。不知道她怎么就被公司合伙人秦山钢看好,特别举荐她负责公司的后勤工作。对于这一提议,王欣自然是不会反对,且不说秦山钢的目的,就是华丽丽和自己是一个工厂出来的,自然她能够在自己掌管的公司内成长起来,他也脸上有光。不过,另外也有一个头痛的事情,那就是云霓。按理说云霓的工作也不错,可是最近这个月,她老是请假,小新广告公司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她请假了就必须临时安排人来替班,偶尔一次,还好,可是请假太频繁,就让行政部管理出了问题。再说,云霓好像最近特别喜欢串门子,到不同的部门去给人家比吃比喝比穿戴。有些经理和自己也说过,王欣没有在意,总觉得是素素的朋友,素素又是范长进的女人,自己跟范长进还算是合作关系,所以能过得去就过得去,可是估计这一次这个云霓可能必须做些诫勉谈话了,否则这样下去意见太大。尽管她也算资历比较老的,是从县里过来的人,可是一旦在公司里形成了负面的评价,再不做点什么工作,对于王欣的管理来说,也极为不利。
王欣到了公司,他前脚进来,后脚华丽丽就端着盒饭放在了他小会议室桌上,“王总,你是在这里吃还是和大家一起?”
“和大家一起吧!”
华丽丽就端了盒饭准备去小餐厅,其实就是一个小会议室改成的专门用来休闲吃饭使用的。正面碰到蔡经理进来,王欣又叫住华丽丽,“放这儿吧!”
入骨婚宠:霸道总裁的错嫁小甜心
“王总,上午曲助理找我说了,是真的吗?”蔡经理问。
“对呀,你和你妹妹联系没有?”王欣觉得好奇怪这种事儿还需要我确认吗。
“她说了以后我就打了电话,可是我妹妹的经纪人就问需要几天时间,费用怎么算?”
“曲助理没有跟你说,让对方提条件?”
“可能她说了,也许是我忘了。”
中国话真是幽默,王欣知道肯定是没说。“赶紧去联系,事情不能耽误了,条件她们提!我只要确认这件事,不能耽误演出。”
“王总,”蔡经理没有马上出去,又问,“那这个额外的演出都谁参加呀?”
“这个跟演出有关系吗?”王欣觉得很好笑。
“啊,也只是我好奇罢了!”蔡经理没有得到答案无奈出去了,其实他心里清楚不是他好奇而是自己妹子问了,他没法回答。
到了下午下班前,蔡经理进来回话,“王总,那边谈妥了,只是有个条件,他们希望这个演出全部由他们组织,也就是说从演员到节目,由他们包了,而不是像中秋晚会那样,我妹妹只带她个人的助理和乐器师化妆师过来。”
“提价格了吗?”
“说了,两百万。不过没有敲定!”
王欣听了这个价格觉得不算多,但是他不清楚麦穗那边的态度,所以就叫了曲美凤过来,“这样子,情况差不多了,细节问题,你们去商量,最后告诉我结果就行!”
曲美凤和蔡经理走了,王欣扒拉几口饭,开始工作。下午会议一结束,他就准备回家,自己一个星期都没有看到爹娘了,虽说住在同一个城市,可是一天到晚各种工作应酬把他撕成了无数个碎片,想分身都来不及。这还不说想约会一下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。想想当初跟夏总开车,那时候多清闲,虽然挣得不多,可是觉得很充实,现在一天到晚忙得像个孙子,也不过就是一天三顿饭,一个四十平米的小公寓而已。
“王欣,吃饭没有?”突然来了电话。郭总监的声音。
“喂,老领导,”王欣也开始学会这样称呼过去的上司们,“真没想到会接到你的电话。怎么有何指示?”
“你过来吧,我们在顺德海鲜大排档!”郭总监好像没什么变化,说话态度还和过去一模一样。
“我,正准备回去看看我爸妈呢!”王欣还是如实说。他不是太想去见郭总监,在他的意识里没有多少事儿可谈。
“赶紧过来!”听筒里传来阿妍的声音。
王欣知道刚才的电话,不是郭总监打来的,而是阿妍的。他下楼开车去了顺德海鲜,这里虽说名字是大排档,其实不是真正意义的大排档,海鲜在这里吃才是最正宗的。
到了那里,就见到已经有好几位在坐,王欣不认识,只是和阿妍和郭总监打了个招呼。郭总监就介绍说,“这是我大学同学,在食品监督部门工作,这位是,算了你们自己介绍吧!王欣交换一下名片,将来也好有个来往,相互照应。”
王欣这时候才知道不是让自己来吃饭的,是阿妍姐为了自己拓展人脉。他感激地看了一眼阿妍,突然发现今天阿妍姐特别漂亮,从来都不修饰的她,很明显是专门做了头发化了妆的,就是衣服都是一套相当时尚的百褶裙装。王欣和几个有点来头的体制内的年轻人交换了名片,没有名片的也都相互留了手机号。就听到那些人和阿妍开玩笑,“今天是我哥们儿的好日子,嫂子今天也专门过来庆祝一下,我代表男方祝贺你们正式订婚!”大家都喝了一口,没人要求要干了。听了这个哥们儿的话,阿妍就看了一眼王欣,王欣心里清楚,也勇敢地站起来,“郭总监是我领导,阿妍是我姐,那我代表女方祝贺他们婚姻美满,白头到老!”王欣这次把杯中的酒全喝了。虽然开始他不喜欢阿妍姐和郭总监来往,最初他也不明白是为什么,后来他自己才弄清楚,他觉得郭总监是结过婚的人,阿妍姐嫁给他吃亏了。
大概是因为开车的缘故,所以一直没有人劝酒,就是碰杯也是浅饮为止。一直到晚餐结束,王欣才有机会和阿妍姐单独说上话,“姐,你真的要结婚了?”
“对呀,你觉得老郭不合适吗?”
“也不是,郭总监工作能力没得说,只是他结过婚,有孩子,姐你吃亏了!”
“王欣,没啥吃亏的,我喜欢,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,至少这是我的选择。不过,正好有这个机会,我也提醒你,你不要让一个人为你伤心呀?”
“姐,说你呢,怎么扯到我头上了?”
“对,我说的就是你。如果说喜欢就要认真,如果说不喜欢就不要继续玩火,你知道我的意思吗?”
王欣其实不太懂,可还是点了一下头。“姐,你什么时候结婚?准备在省城还是在工厂那边?”
“还没想好呢,估计也就是今年春节吧。姐不像你,还年轻,姐再不结婚就没人要了!”
“这样吧,结婚的典礼我包了,这个你只用告诉我日期地址就行,其它的不用你操心!”
小妖精和狩猎士的道具工坊
“刚才听他几个同学说,有个晚会是你操办的,给姐弄几张票来,外面买不到的!”
“这不算事儿,你等着,明天我让人给你送过来。”
“夏总来吗?”阿妍还是忍不住问了。王欣一惊,看来阿妍姐刚才的话是针对夏雨讷的而不是自己理解的仝小新。他吃吃地答道,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
阿妍笑了一下,不过没有点破,只是说,“好吧,那过几天我回来咱们叫上夏总一起,单独再聚一次!”
“姐,你要去出差吗?”王欣马上问。
“不是,是去他老家认亲!”阿妍立马红了脸。
王欣回到自己老爹的住处,已经是十点钟,可是进了门,发现老两口都站在门口迎接自己呢,王欣脱了鞋,顺手将钥匙挂在门后的吊钩上,把提包扔到了沙发上,“赶紧开饭吧,孩子回来了!”王欣娘就吆喝老头。王欣这才注意到餐桌上一桌子菜一动未动过,他知道爹娘一直在等自己回来一起吃饭,可是自己在外面已经吃了。他心里一股热流涌到了眼角,为了不让父母见到,赶紧用胳膊蹭了一下,“娘,你也过来吃!”
“好了,把汤再热一下。我就说了,我儿子我最知道,说回来一定会回来,你爹他不停说你肯定在外面应酬了,这个死老头子一辈子就不相信我的话!”
王欣拿起筷子,就感觉到碟子里已经有了东西,他猜一定是爹无声无息地给自己夹了菜,心里那种感觉真的是说不出来。他觉得自己搬出去住可能是个错误。
夏总可以说是情场失意,商场得意。上一次从上海回来,Fred和他的团队一下子振作了起来,整个市场运营没有过去那么拖沓,该发的货也都发出去了,仓库的那些积压货物以及近期货在Fred的督促下,也都找到了处理的办法。尤其是新产品上市的问题,几个骨干城市,完全按照计划在推进,夏总看到每天的数据心里很高兴。特别是Fred的转变,让她更是兴奋。只要他这个市场总监主动起来,好像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。看来这个人还是有能力的,只是过去一直在消极怠工,到底是为什么,夏总不知道,可是肯定里面有些原因。在一切工作都在推进的时候,夏总在感情方面遇到了十字路口。那天和王欣一起从山里的那个度假山庄匆忙回到自己的公寓里,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处于极端自责的状态,她开始认为王欣这个小子对自己不是真心的喜欢,大不了也只是像过去那个扬子敬罢了。扬子敬可能玩得是身体的感觉,这个王欣玩得是心跳的感觉。夏总在夜里推掉所有的应酬,把自己一个人关进屋子里,想来想去,觉得她和王欣就是两条道上跑的车,是平行线,永远不不会有交集点。她的理由很简单,一个男人要是真的爱一个女人,他们的关系已经亲密到那种地步,怎么会没有更亲密的动作。况且他还是一个男人,他真的有那么大的自制力吗?要不就是他是个X无能者,要不他就是心里想着别人?对于夏总来说,要把那种美好的时刻留到婚礼之夜,简直就是一本天书,她无论怎样都不能理解。所以这些天她一直不给王欣联系,同样王欣也不给她联系,关系就僵持在那里。不过她实在是觉得憋气,要是就这样把这个王欣忘掉,也不是太现实的事情。正好阿妍跑来告诉她订婚的好消息,夏总就把阿妍留下来,把自己和王欣的感情纠葛说了出来。本来夏总以为阿妍听了会感到十分惊讶,可是阿妍却平静如水。“夏总,王欣真的不错,老实说,开始我对他也是有点那种感觉,你不要吃醋,也不要笑话我,可是那家伙好像从来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过,我以为是因为地位的问题,年龄的问题,职业的问题,所以郭总监给我伸出橄榄枝的时候我就赶紧接住。不过我也是觉得自己年龄大了,刚开始我对老郭并不是有十分的把握,特别是那时候他还在婚姻之中,还不确定将来会是什么样子,不过那个日语老师给我很大的打击,我想尽快从那阴影里面跳出来,所以接受了老郭的那份感情。没想到发展到现在,算是我命好,他的确是个好人,不错的结婚对象。”
“你真的了解了他离婚的原因?谈恋爱和结婚可是两个概念!”夏总问了一个棘手的问题。
“我现在不管那么多,只要我感觉他不错就是不错,至于其它我管不了。就像你现在喜欢王欣一样,其实没有什么理由,就是一种感觉。也许就像书上说的老郭和他媳妇是七年之痒吧!”
“那要是将来七年了,你们也七年之痒怎么办?”
“夏总,你怎么这么色呢!”阿妍听了夏总的话,直接想歪了,她现在已经把自己交给了郭总监,已经偷吃了那个有毒的苹果,自然想偏了。
“我说的是实话,真的到了七年,你们闹了矛盾,怎么办?”
狼性總裁:嬌妻難承歡 海棠花涼
“好办,我一切都让着他,要是他依然还要闹下去,好吧,分手,各走各的,还能咋的?总不能因为怕将来闹矛盾不结婚吧?”
“你不再是一个独身主义了?”夏总问,她清楚地记得刚认识阿妍的时候她说过自己要一辈子独身。
“夏总,那都是假的。男人我不知道,所有女人凡是说独身的,都是没有遇到她真正喜欢的男人,否则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。”
“好吧。你说呢,到底王欣这里按照你们民族文化是怎样一种情况?”
“我只能这样给你说,正好相反,一个男人要是能够坚持到结婚那天才想占有你的身体,那肯定是他爱你爱到了骨头缝里。反正要是我,我睡着了都会笑醒!”


Warning: Trying to access array offset on value of type bool in /www/wwwroot/wrydoing.click/wp-content/themes/startup/entry-footer.php on line 3
Categories: 其他小說 標籤: , 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