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都市小说 穿成農門惡婦後,我靠錦鯉體質帶旺全家 ptt-第二百二十一章 妻不如妾熱推

穿成農門惡婦後,我靠錦鯉體質帶旺全家
小說推薦穿成農門惡婦後,我靠錦鯉體質帶旺全家穿成农门恶妇后,我靠锦鲤体质带旺全家
说着,刘静静便匆匆地离开了家。
过了一会,她终于将大夫给请了回来。
大夫轻轻地替张娟把了把脉,随后说:“这有了孩子身子可要好好注意,否则但凡一个不对劲,便可能会让这胎直接流掉。我给你们开些药,你们每日熬制服用,用不了多久身体就可以调理过来。放心吧!腹中的胎儿并无大碍。只是见了些红,今后要好好的养着了。”
刘静静在一旁听得莫名其妙,可是她看到张娟与吴大江脸上的惊慌之后,刘静静一下子明白了。
吴大江在送走了那个郎中之后,抓着刘静静的手,便将她拉着来到了院子里。
“刘静静,再怎么说这也是我们家的宅子,我想让谁住就可以让谁住,现在张娟的身子不太方便,而且还是你给推的,所以我便想让她在我们这儿调养一番。”吴大江为了张娟腹中自己的孩子,第一次说话十分冷静。
刘静静看着这样的吴大江心中已经完全死心,她摇了摇头道:“吴大江,你们家里人是怎么跟我爹保证的?为什么她现在的肚子里还有孩子?”
吴大江见事情已经暴露,于是干脆不管不顾地将之前的事情和计划都说了出来。
刘静静这才知道她被算计了。
刘静静当场气得眼眶发红,当即便想要冲出去找张娟要个说法。
然而,她却被吴大江一把给拉住了:“不许去,要是张娟肚子里的孩子这次再有个什么好歹,我就去官府告你杀了我的儿子。”
刘静静不可置信的看着吴大江,随后终于失去了与他沟通和交流的想法
刘静静沉默着走回了屋子,静静地将床上的床铺取了下来丢到了正厅的一个角落。
“吴大江,让张娟睡这儿来,这屋里的床是我的,她张娟理应睡在这种地方。”
在地上又潮又冷,如果张娟真的日日睡在地上打地铺,说不定肚子里的孩子会再次出事。
张娟摇着头,乞求的看着吴大江。
逼格秀
吴大江立即将的铺盖卷卷起来:“家里在摆张床还是可以的,我现在就去找人买张床放到屋子里来,别弄这些乱七八糟的,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。”
刘静静冷笑一声看着吴大江,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,把家里闹成鸡飞狗跳。
还不是他吴大江自己本人吗?
刘静静气不过指着屋子里说:“屋内是我的床,即使你买了张床之后,这张娟也得睡在厅子里。”
吴大江懒得跟刘静静争吵,于是干脆点头说:“行行行,都依你,不过到时候张娟需要人照顾,我就跟她一起睡在厅子里了。”
刘静静咬牙狠狠地瞪了张娟,而后转身回了屋子,半天都没有动静。
看到刘静静吃瘪,张娟心中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开心。
“刘静静,只要能够讨得了吴大江的喜欢,便算是掌握了这家里的主权,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嘛,你这副心高气傲的样子是斗不过我的。”张娟心中想着,慢慢走到了吴大江的身边。
“大江,我想跟你一起去看床。”
吴大江摇摇头:“你在家里好生的呆着,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说完,吴大江便走出了屋子,去找镇子上的木匠,帮他做床去了。
吴大江走了好一会儿,刘静静这才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。
看到张娟,刘静静心中便是一阵恼怒。不过既然现在人已经都找上门来了,怕是就想住在他家,赖着不走了。
刘静静虽然想要再次去找爹替她主持公道,可是想着爹每日要处理的事那么多,所以刘静静已经不想再去麻烦他老人家了。
刘静静站到了张娟的面前:“张娟,既然你已经来这了,那我也没办法把你赶回去。毕竟你是个妾,将来这家中大大小小的洗衣服做饭的事就都交给你了,要知道哪有七给切做吃的的道理!”
张娟本来从吴家跑出来就是为了逃避这些活儿,没想到这到了镇子上之后还得干活。
热血学霸
张娟立刻心中便是一阵不平:“我怀了吴大江的孩子,这些活有些我不能做!”
刘静静冷笑连连:“你不能做,难道还要让我这个妻替你来做吗?我可以不让你洗我和吴大江的衣服,但是你自己的东西请你自己收拾干净。”
“除此以外,在家里面撒扫,擦拭,做饭的活都是你的。别以为我治不了你,我之前只是不想与你斤斤计较罢了。”
说完这些,刘静静利索的转身回屋。
张娟独自在正厅之中坐着,心中越想越气。
于是在吴大江回家时,便看到张娟一脸愤怒的坐在桌子旁,捂着肚子哎呀哎呀直叫。
“这又是怎么了?刘静静欺负你了吗?”吴大江急忙冲上来,一把抱住了张娟。
刘静静在屋里听到了动静,冷笑着走了出来:“我可没有欺负她,刚刚你回来家门之前她还没什么事呢,怎么你一回来她就叫上了?是做戏给谁看呢?”
吴大江心烦不已,早知道张娟来了之后在家里能闹成这副样子,当时在门口的时候,他就应该把张娟给送走。
虽然刘静静对他态度冷淡,可是起码不用闹到撕破脸皮的地步,家中也不用弄得这样鸡飞狗跳。
张娟见自己被刘静静戳破,于是便也不再装下去,而是对吴大江撒娇着说:“大江,姐姐说这家里面的所有活都让我来做,洗衣服做饭样样不落。还说她是妻我是妾,所以这些活绝对不可能一个妻给妾来做。你看看她,我可是怀了你的孩子的。”
张娟以为说出这些话之后吴大江会心疼她,从而将这些活重新交到刘静静的手里
可吴大江思虑了片刻后却点头说:“娟儿,到时候那些沾水的活,我就替你做了。但是其他的你确实该做,毕竟你跟刘静静的身份差距那不是摆在那里吗?”
来这里之前,吴勇三番四次的跟吴大江讲道理,让他认清楚妻妾的分别。
吴大江接受了吴勇那么一番说道之后,也在心中埋下了妾不如妻这个想法。